VPN客户端 English

打造面向未来的基础设施:广东谋划世界级港口群

发布时间:2017/05/30 分类:行业资讯

地处珠江入海口的南沙港区,于近日迎来历史节点:集装箱三期工程6个万吨级深水泊位和24个驳船泊位全面建成投产,南沙港万吨级专业化集装箱深水泊位扩至16个。这意味着,南沙港依托的珠三角地区有更强的航运集疏能力与世界产生联系。

这不过是广东推进基础设施建设的一角。除重大港口项目取得进展外,广东在基础设施领域动作不断:呼吁多年的珠三角干线机场规划落地,覆盖全省的高铁、高速公路网络正在形成;而光纤、移动通信基站等信息基础设施,也正构建全省的信息化“骨架”。

522日,中国共产党广东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召开。胡春华同志在大会报告中指出,要建设面向未来的现代化基础设施,加快建设覆盖全省、通达全国、连通世界的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,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。

专家认为,交通运输体系和信息基础设施的完善,有助于降低物流成本、推动人才、货物、信息的便捷流动,推动广东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,同时有助于“互联网+”业态的发展,推动广东的经济的转型。

世界级港口群崛起

南沙港的扩建,显示出广东构建世界级港口群的决心。

目前,广东有深圳港、广州港进入全球港口十强,两座港口的2016年吞吐量分别为2420TEU1762TEU;而深圳港东侧的东莞港,也以336 TEU 的体量进入全球50强。这样的成绩,有赖于珠三角地区强大的制造业基础和珠江口通达国内、连接世界的便利。

广东希望这样的有利局面更进一步。早前发布的《广东省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广东要以珠三角港口群为主体、粤东和粤西港口群为两翼,分工合理的集群化港口发展格局,打造“21 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国家门户。其中涉及广州港、深圳港的表述是,加快推进珠三角港口群一体化发展,将广州港、深圳港打造成为国际门户枢纽港,带动东莞港、珠海港等周边港口发展,构建对接港澳、联通西江、服务泛珠三角地区的世界级港口群。

按照这份规划文件的“分工”逻辑,对企业的直接影响的是成本的高低。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贸中心主任陈万灵表示,港口的货物流转有着明显的“规模经济”特征。由于进出口业务量大,广州港、深圳港这样的大型港口航线广布、班轮密集,使得货物能在较快、较低成本进出港。比如南沙港定期的经济班轮,就时常吸引许多进出口企业。

南沙港的扩建,一定程度也是基于“规模经济”的逻辑——三期工程建成投产后,南沙港与海外市场将有更密集的航线、更高频次的班轮。而更低的成本同时也将吸引更多的货源。

依据同样的逻辑,大型港口周边的中小港口,货源有限因而航线少、班次频次低;又因航线频次低、航线少,这些港口又有可能出现货源流失。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是与大型港口合作,成为大型港口的分流港和补给港,而大港口则成为枢纽港。大港口的货物入港后,部分货物分流至中小港口运至目的地;而中小港口的部分货物,则运到大港后拼船,再运至海外市场。

“由此,广州港、深圳港和珠三角地区乃至广东全省的其它港口之间,将形成错位的发展形态。”陈万灵说,“而低成本的优势也有助于推动外贸企业转型升级。”

从近些年的动作看,广州港、深圳港正在推动各种形式的海陆联运、海铁联运,建立直通港口的无水港、内陆港。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通关一体化改革的提速,中南、西南地区的货物可直接在当地报关,即可到珠江口的港口装船出海。

陈万灵分析,海陆联运、海铁联运等方式的探索,实质上是扩大了珠三角港口群的经济腹地,吸引泛珠三角地区更多货源。这也将极大提升广州港、深圳港的枢纽地位。

与此同时,根据既有的规划,广东未来将呈现多层次的“5+4”机场格局,其中珠三角的5个机场被提升到了“世界级”。选址于佛山高明的“珠三角新干线机场”被定位于服务珠三角中西部及周边地区,与广州白云机场共同形成国际航空枢纽,而选址于惠州平潭的“惠州机场”则主要服务惠州、汕尾、河源以及深圳东部地区,发挥深圳第二机场功能。

广东社科院宏观所副所长陈再齐分析,港口群建设有助于加速货物的流动,而机场群则有助于人才的便捷流动,两者都将推动广东进一步向世界开放。

“信息高速公路”建设提速

就在此次大会所作的报告中,关于建设面向未来的现代化基础设施,胡春华还提到了“建设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”。

在推动“互联网+”的语境中,连接信号的光纤和通信基站也是一条条信息的“高速公路”。制造业的集聚需要高速公路和港口,而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卫星导航等互联网+新业态的集聚也需要“信息高速公路”。

事实上,广东省较早开始着手建设“信息高速公路”。早在201510月,广东省政府就发布《广东省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5-2017》,强调要推动全省信息基础设施跨越式发展,打造珠三角世界级宽带城市群和全国信息化先导区。根据这份行动计划,广东省要重点推行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三大领域,分别是光纤网络、移动信息基站和公共区域WLAN(无线网络)建设。其到2017年底的目标是,全省城市用户、农村镇区光纤接入能力分别达到300Mbps30Mbps。光缆长度达到183.9万公里,光纤端口累计达到4278万个。公众移动通信基站累计达128.9万座,基站站址累计达15.7万个;公共区域WLAN热点累计达10.3万个。

这是一张密集的“信息高速公路”网络。

而在今年19日的全省加快推进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工作会议上,胡春华也曾强调,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,要适应移动互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新技术、新产业发展需要,加快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建设。

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,对广东经济而言意味着什么?

位于粤东的汕头市濠江区大数据产业园是典型的案例。陈再齐分析,相较于珠三角地区,汕头市在许多方面都不占优势。但由于拥有稀缺的“信息资源”,汕头市能在大数据产业中占有一席之地。

这个重要的“信息资源”,便是汕头国际海缆登陆站的光缆。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海底光缆登陆站,也是国际高速信息网络的核心节点。目前已有亚欧国际海底光缆、中美国际海底光缆、亚太二号国际海底光缆和东南亚-日本国际海缆共4条国际海底光缆在此登陆并开通运营,约占中国大陆国际海缆出口总带宽的45%

这座全球光纤网络的“交通枢纽”带来的好处是,汕头创业者拥有更快的网络速度。

“哪怕只是快一丁点儿,也意味着汕头创业项目永远比别的城市快一丁点儿,”陈再齐说,“在大数据领域,快一丁点儿的优势对市场竞争而言有时也能决定成败。”

在陈再齐看来,当前,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的热潮正盛,而许多创新创业项目是互联网+项目。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得好,有助于吸引大数据等互联网+新业态的相关人才和项目,以推动城市的经济转型。而在互联网+的语境下,一座城市对外开放的硬件环境,不仅包括公路、铁路、机场等“看得见”的设施,也应当包括网络宽带等“看不见”的设施。

这也是广东支撑创新驱动发展、支撑构建开放型新体制的应有之义。(来源: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)